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中国房地产产权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论坛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123
返回列表 发新帖
楼主: 山房权登

多个房屋登记一个产权问题(再发)

[复制链接]

2

主题

137

帖子

1018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1018
发表于 2017-7-3 08:39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大证只是在努力为开发商服务,为他们尽力省钱罢了。。。
实际上根本不省钱,反而是多花钱多花时间。。。因为大证要分割成为小证后才能办理转让到购房业主的手续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3

帖子

28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28
发表于 2017-7-13 16:09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还是认为建设部房地产司杨家燕司长的意见对。因为:
      严格地说,在开发商首次登记时,对其多个房屋物权只发一个“大”不动产证(也有的地方叫做“总”不动产证)没有任何的法律、法规和国家的规章依据。也没有发现省这一级政府的规章或条例的规定。也可能是本人孤漏刮闻,所以,在此再次衷心地建议持反对意见的哥们:认真地找一找发“大”《不动产证》的法律法规或政府的规章。如果持反对意见的哥们、姐们能找出一条支持发大证的法律或规章,我向你致敬,认你为师!
    发不动产证是一种具体行政行为,具体行政行为就得按法律的明确规定办事,既依法行政。按无授权不作为的原则,颁发所谓大不动产证实际是一种违法、违规的行为。具体是违反了什么法?建议大家看一下《物权法》的第17条,和《物权法》第2条的第3款。《物权法》第17条说:“不动产权属证书是权利人享有该不动产物权的证明”。这实际是规定了两件事:一是《不动产证》证明的客体是谁,是几个客体?二是《不动产证》发给谁?
1、《不动产证书》证明的客体是谁、是几个客体?很明显,按《物权法》第17条的规定,《权属证书》所证明的客体是专指“该不动产”,是该物,是一个客体。我们常说该同志、该项目、该房屋….,这“该”,都是“专指这一个”。“该不动产物权”也是如此。该物不是彼物,该屋不是彼屋,该屋更不是该些屋。就像个人照片,该照片是该人的照片,不是他人的照片,更不是该些人的集体合照。《物权法》第17条的“该”字,所指向的是一个特定客体,既“一个特定”之物的单一“照片”,而不是“一些物”的“集体合照”——大不动产证。因为《物权法》第17条的“该”字是专指,是专指这一个物,而且是专指这一个“特定”之物。所以《不动产权属证》必然是一《证》证一屋;绝不是一大《证》来证多屋。向权利人颁发《不动产证》是具体行政行为,登记机构应按照“法无授权不可为”和“有法必依,执法必严”的原则,严格按《物权法》“该”字的专指方向:《不动产证》是“该”一个特定房屋客体的证明。无权用一个“大证”证明多个房屋客体。
即使多个不动产物权都归属同一个权利人,并且都在一个“综合”或“集合”的大楼之内,但只要这综合、或集合大楼已经按不同的层、间等登记单元登记,那这个楼就不是一个物,而是多个物,就不能一《证》证明多屋,而只能一《证》证明一屋。否则就违反了《物权法》第17条“该”字的规定,并违反《物权法》第2条“特定”原则。
“大”《不动产证》与《物权法》特定原则的冲突。《物权法》第2条第3款的原文是:本法所称物权,是指权利人依法对特定的物享有直接支配和排他的权利…..。
凡能设立物权的“物”包括空间,都是特定之物。非特定物,无物权。特定之物就是:具有独立特征或由权利人指定的不能以其他物代替的物。具体说,一是独一无二之物(屋),比如规划设计部门按法定权力,专门设计的独特的房屋。第二是依照权利人指定、或挑选的权利,在“种类物”中指定或挑选而特定化的物(屋)。比如权利人从10瓶相对相同的水中挑选出一瓶。那这被选中一瓶水既为特定物(屋)。这就是这一瓶水与其他9瓶水的差别之一。上述两种,都是在被特定化后,不能以其他物(屋)所代替的特定物。
   “特定原则”的作用,一是为了确定物权人支配的范围,确保其行使权力不出界。比如对房屋的支配,就得按其特定的用途、面积、使用年限等内在特定界限,及门牌号码地址、层间套等外在特定界限来行使其物权。二是为了公示的需要,确保世人不越界。物权要公示(登记),就得把这种支配权力的效力和边界及时间、空间、位置等明确地告诉世人,使世人明白这一特定房屋的界限,不去干涉或侵犯权利人的权利。
特定也是区别。特定房屋,就是专指这一个屋。既此屋不是彼屋,该屋不是该些屋。世界上每一个物都有自己的特色,即便是两杯同样的水,也不是绝对一样。因这两个或多个相对一样的物,在重量、温度、湿度、体积、时间、空间或被指定、挑选等等方面,总是有差异。
拿不动产登记来说,比如一个办公楼,共十层,每层有10间办公室。那可以按100间办公室登记成100个物(单元),也可以按层登记成10个物(单元),也可以按幢只登记成一个物(单元)……。但无论怎么分合,每一个物(单元),都在空间、方位、编号、面积等方面有自己特定的内容,每个同类物也都有自己的特点,这些不同特点都会体现在各自相关登记单元的特定内容里,都是一个登记单元是一个特定物。所以,按特定原则,也应当是一个单元有一个专门指向该特定房屋的《不动产证》。不能用一个“大证”来证明两个物、多个物,更不能把他人之屋写进开发商的“大证”之中。
虽然一个权利人可以有多个房屋之多个物权。但这并不是多物一权,而是多个物权被一个权利人所占有。多个特定之物,与其相对应的多个物权也是一物一权。因此,按《物权法》的特定原则,也必然是:一屋发一《证》,一《证》证一屋。
从房屋的存在形式看,如果只用一个“大证”来证明权利人的多个房屋物权,必然会弥消各不同房屋特有的面积、用途等特定内容。房屋不是动产。动产在存在形式上,都是独立的个体。假如对多辆相同的汽车也只发一个“大证”,但因各辆车是移动、独立的个体,善意人不可能产生错觉,把多辆车看成一辆车,从而弥消、混合多辆车的特定内容。房屋没有动产这个特点。房屋具有不动和结构上的整体性,善意人很可能通过这种,“一《证》证多屋”的形式产生错觉,把结构相联的多屋误认为是一屋,甚至把已区分所有权的多屋误认为是一屋,并归属一个权利人。
从单一的《不动产证》版式看,如果对会所或配套大楼内已登簿的各类房屋,只发 一个“大证”,也肯定会弥消各类房屋的特定内容。因为在《不动产证》内,有关特定内容的记载只有一个栏目方格,不可能把所有不同房屋的特定内容全填写在一个小小栏目方格之中。但囿于要颁发一个“大证”,于是在各特定栏目填写上,不是出现空白,就是自由发挥、不规范的填写。有的甚至按“楼内大部分(少数服从多数)基本单元的规划用途”来填写。于是,其它少数房屋的用途、面积等特定内容就被强迫服从“多数”了,甚至连名字也被服从多数了。这不但“少数”房屋的特定内容在这个“大证”上弥消了、不见了,而且“多数”房屋的特定内容也被改变了,与其登记簿的记载不符了。
上述,不但出现了《不动产证》与不动产登记簿记载相悖的问题,也违反了《物权法》关于定纷止争、物尽其用的立法目的,为无良商人,利用《不动产证》能主动灵活向世人公示的特点进行欺骗活动创造了条件。比如,无良商人利用“大证”中“用途”栏目内将会所内的各类房屋全部记载成“办公用途”的错误,主动向世人公示这种错误的“大证”,把多屋说成一屋,甚至将业主之屋说成自己之屋,并按“单独所有”将会所按“办公房”出售,使小区失去配套,损害业主权利,引发社会争纷。
但物权归一人所有的综合楼等,按幢作为一个登记单元登记,并且用途为“综合”或“配套”的例外。正如把牛、马、驴按“规划”的一群(以幢:“群”为单元)登记成一群“牲口”(综合)并归一人所有。因为这是按照规划,把幢内的多屋综合(或集合)起来,作为一个特定物来登记,其特定内容,没有违反《物权法》第2条的特定原则。
对上述“大证”的议论,有人会不以为然,说:按《物权法》第17条规定:《不动产证》记载与登记簿不一致的,以登记簿为准。所以《不动产证》就是一张“纸”,错了不要紧。
对此需指出:
一、既然《物权法》第17条已经明确规定权属证书是物权证明,而仍说不动产证是一张纸,这岂不是眄视法律?从不动产证的效力看,无论其记载内容是对、是错,都会对社会带来或正、或负的证明效力,即便是假证,也会扰乱秩序。所以,对证、错证、甚至假证,都不是一张纸。
二、从不动产证的形式看,《权属证书》,是印有国徽、名称为“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动产证”。按《国徽法》规定,《不动产证》具有了国家的标志和象征,具有了国家的尊严。《不动产证》内页中还有政府部门印章。从《不动产证》这些外在形式看,是以国家和政府的尊严和公信力来证明权利人的物权的。公示公信原则,不仅适用公民及法人,更首先适用国家和政府。虽然登记簿是物权的归属,但按照公示公信原则,世人有充分理由相信政府颁发的《不动产证》的证明力。何况错证不是假证,因为错证仍然是真证。假证要依法没收,并给予处罚;而对错证,要按违法必纠、有错必纠的原则,给予撤销或收回并公告,尽快终结其对公众的误导,以维护政府和国家的公信力及尊严。
三、《不动产证》与登记簿相比,还具有主动性和灵活性的特点。权利人可以主动、灵活、不分时间地点的向世人证明其物权。特别是当前,“房产证”已被民众广泛认可、深入人心。虽然处在“深闺”的登记簿是物权的归属,但公众对“房产证”的了解仍远远高于对登记簿的了解,所以,《不动产证》的对错,给社会带来的影响不可小觑。
四、“大证”的错误,不仅是与登记簿记载不一致,而主要是 “大证”与有关登记单元“对应不一致”。实质是“证”与“物”对应错了,该《证》没有对应和证明“该”一个特定物。并且, “大证”与其错误对应的多个不动产登记单元的记载全都不一致。就像拿一张包括牛、羊、马、驴、骡等“合影照片”,无论是对应(证明)其中的“驴”或“牛”,都会出现牛头不对马面的问题。
五、最根本的是,这种用一《证》证多屋的 “大证”,本身没有任何法律、法规和国家规章作为合法支撑,完全是一个违反《物权法》明确规定的产物。
特别说明的问题:
一是本人只对单一的“大(总)”《不动产证》做上述吐曹。对集成版”《不动产证》,或其他文本形式的“不动产证明”等,兄弟我不作议论。二是本人说的物(屋)是主物,不是从物。因主物与从物之间的依附关系,车库(位)、储藏室作为从物载入《不动产证》附记中栏后,所公示的仍然是从主关系。就像是牛和栓牛的绳子是从主关系,绳子(从物)记载入牛(房)的附记者栏并没有改变其从主关系。所以本人也不议论,三本人说的物权是指所有权。对使用权等他物权,也不议论。
最后,再次郑重地缴请:对此持反对意见的哥们、姐们,帮我找一找支撑发“大”《不动产证》的法律、法规或国家的规章依据。你们如果能够找出一条来,我向你们致敬!并就地跪拜你们为师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3

帖子

28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28
发表于 2017-7-25 17:02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再给上面写的这篇吐曹加上一个标题和一个“帽子”:
   《物权法》第17条的“该”字是专指,是专指这一个物,而且是专指这一个“特定”之物。所以《不动产权属证书》必然是: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一《证》证 一 屋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谈“大”“总”《不动产证》与《物权法》的冲突       
主题词:“大”不动产证,物权法,该,特定,房屋(物),证明。
  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3

帖子

28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28
发表于 2017-7-27 14:50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
RE: 多个房屋登记一个产权问题(再发)

清晨的光 发表于 2017-7-13 16:09
我还是认为建设部房地产司杨家燕司长的意见对。因为:
      严格地说,在开发商首次登记时,对其多个房屋 ...


     我还是认为建设部房地产司杨家燕司长的意见对。也可能是本人孤陋寡闻,我从没有看到、和听到对多个房屋的物权只发一个不动产证的法律、法规和国家规章的具体规定条款,也没有见到听到各省这一级人大或政府的地方条例、规章的规定。因此,本人认为:开发商在首次登记时,对其多个房屋的物权只发一个所谓“大不动产证”(还有城市叫总不动产证)这种“一《证》证多屋”的行为,不但没有任何法律、法规、和规章依据,并且与《物权法》17条冲突。
     因为,《物权法》第17条中的“该”字是专指,是专指这一个物,而且是专指这一个“特定”之物。所以《不动产权属证书》必然是:

一 《证》 证  一  屋

谈“大”《不动产证》与《物权法》的冲突  

主题词:“大”不动产证,物权法,该,特定,房屋(物),证明。

   目前仍少数地方对开发商首次(过去称初始)登记时,对开发商的多个登记单元的房屋之物权只发一个单一的“大”《不动产证》,(过去称为大或总房产证)。来证明开发商对一个楼内甚至一个小区内的多个房屋之物权。这种用“一《证》证多屋”的作法看似方便,但却没有任何法律、法规和国家规章作为合法支撑(谁如果能找出一条法律、法规、或国家规章作为发《大证》的法律支撑,我向他致以无产阶级革命敬礼!)。认真学习《物权法》,就会发现,这种“一《证》证多屋”的做法,与《物权法》冲突。

一、“大”《不动产证》与《物权法》第17条的冲突。

《物权法》第17条说:“不动产权属证书是权利人享有不动产物权的证明”。这实际是规定了两件事:一是《不动产证》证明的客体是谁,是几个客体;二是《不动产证》发给谁。

1、《不动产证书》证明的客体是谁、是几个客体。很明显,《权属证书》所证明的客体是专指“不动产”,是该物,是一个客体。而不是该些物,多个客体;更不是彼物,彼些物。我们常说该同志、该项目、该房屋….,这“该”,都是“专指这一个”。“该不动产物权”也是如此。该屋不是彼屋,该屋不是该屋。就像个人照片,该照片是该人的照片,不是他人的照片,更不是该些人的集体合照。《物权法》第17条的“该”字,所指向的是一个特定客体,既“一个特定”之物的单一“照片”,而不是“一些物”的“集体合照”——大不动产证。因为《物权法》第17条的“该”字是专指,是专指这一个物,而且是专指这一个“特定”之物。所以《不动产权属证》必然是一《证》证一屋;而不是一《证》证多屋。权利人颁发《不动产证》是具体行政行为,具体行政行为是具有羁束性的,登记机构没有自由裁量的权利。登记机构按照“法无授权不可为”和“有法必依,执法必严”的原则,严格按《物权法》第17条“该”字的专指方向:《不动产证》是“该”一个特定房屋客体的证明。无权用一个“大证”证明多个房屋客体。既所谓“一《证》证多屋”是违反《物权法》第17条规定的。
    即使多个不动产物权都归属同一个权利人,并且都在一个“综合”或“集合”的大楼之内,但只要这综合、或集合大楼已经按不同的层、间等登记单元登记,那这个楼就不是一个物,而是多个物,就不能一《证》证明多屋,而只能一《证》证明一屋。否则就违反了《物权法》第17条“该”字的规定,并违反《物权法》第2条“特定”原则。

  2、《不动产证明》发给谁。按《物权法》第17条上述规定,权属证明是发给不动产权利人的。但是一个区分所有权的大楼中有两个以上的权利人,比如有物业用房等业主公共房屋的会所。因会所由开发商建设,开发商对会所内的部分房屋也拥有物权。在一个会所内已有两个以上权利人和各自房屋的情况下,却出现了一个包括开发商的房屋和业主共有房屋等全部面积的“大证”!那这个“大证”是发给谁?因为,无论发给谁,都违法。

如果发给开发商,必然成为开发商扩大其物权界限的证明,并侵犯业主的物权。业主对公共用房的物权属于“法定”物权,法定物权在一般情况下优先于开发商的物权。但是如果把这个包括了开发商的房屋和业主公共用房面积的“大证”发给业主,则又明显违反物业用房等房屋不发《证》的规定,并扩大了业主的权利、侵犯了开发商的物权。因此对具有两个以上权利人的可区分物权的房屋也颁发一个“大证”,更是严重却又低级的错误。错就错在这个“大证”、不但违反了《物权法》关于《证》是“该”特定之物证明的规定,而且侵犯了这幢房屋内其他权利人的物权,明显违犯了《物权法》第2条第3款所规定的:物权权力人直接支配的排他的权利。

  二、“大”《不动产证》与《物权法》特定原则的冲突。《物权法》第2条第3款的原文是:本法所称物权,是指权利人依法对特定的物享有直接支配和排他的权利…..

   凡能设立物权的“物”包括空间,都是特定之物。非特定物,无物权,当然也不能登记。这就是《物权法》第2条第3款的“特定原则”。比如人们可以说:“一吨煤的所有权为我所有”;但不能说:“一吨煤的所有权为我所有”。故只有设定在具体特定之物上的物权,才可能是确定的真实的物权。

    什么是“特定物”?特定之物就是:具有独立特征或由权利人指定的不能以其他物代替的物。具体说,一是独一无二之物(屋),比如规划设计部门按法定权力,专门设计的独特的房屋。第二是依照权利人指定、或挑选的权利,在“种类物”中指定或挑选而特定化的物(屋)。比如权利人从10瓶相对相同的水中挑选出一瓶。那这被选中一瓶水既为特定物(屋)。这就是这一瓶水与其他9瓶水的差别之一。上述两种,都是在被特定化后,不能以其他物(屋)所代替的特定物。

“特定原则”的作用,一是为了确定物权人支配的范围,确保其行使权力不出界。比如对房屋的支配,就得按其特定的用途、面积、使用年限等内在特定界限,及门牌号码地址、层间套等外在特定界限来行使其物权。如果这些特定的内、外界限不明确,那支配的房屋就不是明确具体的,权利人不是不能实现其支配权,就是超越其支配权的范围。二是为了公示的需要,确保世人不越界。物权要公示(登记),就得把这种支配权力的效力和边界及时间、空间、位置等明确地告诉世人,使世人明白这一特定房屋的界限,不去干涉或侵犯权利人的权利。如果没有“特定原则”,就不能实现物权公示,更不能实现物权的排他权力,并导致世人干涉或侵犯物权人的合法权利。

   特定也是区别。特定房屋,就是专指这一个屋。既此屋不是彼屋,该屋不是该些屋。世界上每一个物都有自己的特色,即便是两杯同样的水,也不是绝对一样。因这两个或多个相对一样的物,在重量、温度、湿度、体积、时间、空间等等方面,总是有差异。如果这一个物和这一些物是基本相同的,比如一杯水与一桶水是基本相同的种类物。那这一桶水则是100杯水的集合物,这一个集合物(100杯水的集合)也仍然是一个特定之物。这一杯水,与这100杯水的集合:“一桶水”,仍然是两个不同之物。

   拿不动产登记来说,比如一个办公楼,共十层,每层有10间办公室。那按规定,可以按100间办公室登记成100个物(单元),也可以按层登记成10个物(单元),也可以按幢只登记成一个物(单元)……。但无论怎么分合,每一个物(单元),都在空间、方位、编号、面积等方面有自己特定的内容,每个同类物也都有自己的特点,就像一群羊,每只羊都有差别,都是不同的个体,这些不同特点都会体现在各自相关登记单元的特定内容里,都是一个登记单元是一个特定物。所以,按特定原则,都应当是一个单元有一个专门指向该特定房屋的《不动产证》。不能用一个“大证”来证明两个物、多个物,更不能把他人之屋写进开发商的“大证”之中

  虽然一个权利人可以有多个房屋之多个物权。但这并不是多物一权,而是多个物权被一个权利人所占有。多个特定之物,与其相对应的多个物权也是一物一权。因此,按《物权法》的特定原则,也必然是:一屋发一《证》,一《证》证一屋。

  从房屋的存在形式看,如果只用一个“大证”来证明权利人的多个房屋物权,必然会弥消各个不同房屋特有的面积、用途等特定内容。房屋不同于动产。动产除了移动外,在存在形式上,都是独立的个体。既便(假如)对多辆相同的汽车只发一个“大证”但因各辆车是移动、独立的个体,善意人不可能产生错觉,把多辆车看成一辆车,从而弥消、混合多辆车不同的特定内容。而房屋没有动产这个特点。房屋具有不动和结构上的整体性,善意人很可能通过这种,“一《证》证多屋”的形式产生错觉,把结构相联的多屋误认为是一屋,甚至把已区分所有权的多屋误认为是一屋,并归属一个权利人。

  从单一的《不动产证》版式看,如果对会所或配套大楼内已登簿的各类房屋,只发 一个“大证”,也肯定会弥消各类房屋的特定内容。因为在《不动产证》内,有关特定内容的记载只有一个栏目方格,不可能把所有不同房屋的特定内容全填写在一个小小栏目方格之中。但囿于要颁发一个“大证”,于是在各特定栏目填写上,就置具体行政行为的羁束性要求于不顾,自由填写、自由发挥,不是出现空白,就是不规范的填写。有的甚至按“楼内大部分(少数服从多数)基本单元的规划用途”来填写。于是,其它少数房屋的用途、面积等特定内容就被强迫服从“多数”了,甚至连名字也被服从多数了。这不但“少数”房屋的特定内容在这个“大证”上弥消了、不见了,而且“多数”房屋的特定内容也被改变了,与其登记簿的记载不符了。

上述,不但出现了《不动产证》与不动产登记簿记载相悖的问题,也违反了《物权法》关于定纷止争、物尽其用的立法目的,为无良商人,利用《不动产证》能主动灵活向世人公示的特点进行欺骗活动创造了条件。比如,无良商人利用“大证”中“用途”栏目内将会所内的各类房屋全部记载成“办公用途”的错误,主动向世人公示这种错误的“大证”,把多屋说成一屋,甚至将业主之屋说成自己之屋,并按“单独所有”将会所按“办公房”出售,使小区失去配套,损害业主权利,引发社会争纷。

但物权归一人所有的综合楼等,按幢作为一个登记单元登记,并且用途为“综合”或“配套”的例外。正如把牛、马、驴按“规划”的一群(以幢:“群”为单元)登记成一群“牲口”(综合)并归一人所有。因为这是按照规划,把幢内的多屋综合(或集合)起来,作为一个特定物来登记,其特定内容,没有违反《物权法》第2条的特定原则。

  对上述“大证”的议论,有人会不以为然,说:按《物权法》第17条规定:《不动产证》记载与登记簿不一致的,以登记簿为准。所以《不动产证》就是一张“纸”,错了不要紧。

  对此需指出:

  第一,既然《物权法》第17条已经明确规定权属证书是物权证明,而仍说不动产证是一张纸,这岂不是眄视法律?从不动产证的效力看,无论其记载内容是对、是错,都会对社会带来或正、或负的证明效力,即便是假证,也会扰乱秩序。所以,对证、错证、甚至假证,都不是一张纸。

  第二,从不动产证的形式看,《权属证书》,是印有国徽、名称为“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动产证”。按《国徽法》第3条规定,《不动产证》具有了国家的标志和象征,具有了国家的尊严。《不动产证》内页中还有政府部门印章。从《不动产证》这些外在形式看,是以国家和政府的尊严和公信力来证明权利人的物权的。公示公信原则,不仅适用于公民及法人,更适用于国家和政府。所以《不动产证》在法律和社会现实中具有很强的证明效力。虽然登记簿是物权的归属,但按照公示公信原则,世人仍有充分理由相信政府颁发的《不动产证》的证明力。何况错证不是假证,因为错证仍然是真证。假证要依法没收,并给予以行政或刑事处罚;而对错证,要按违法必纠、有错必纠的原则,给予撤销或收回并公告,尽快终结其对公众的误导,以维护政府和国家的公信力及尊严。

  第三、《不动产证》与登记簿相比,还具有主动性和灵活性的特点。权利人可以主动、灵活、不分时间地点的向世人证明其物权。特别是当前,“房产证”已被民众广泛认可、深入人心。虽然处在“深闺”的登记簿是物权的归属,但公众对“房产证”的了解仍远远高于对登记簿的了解,所以,《不动产证》的对错,给社会带来的影响不可小觑。

   第四,“大证”的错误,不仅是与登记簿记载不一致,而主要是 “大证”与有关登记单元“对应不一致”。实质是“证”与“物”对应错了,该《证》没有对应和证明“该”一个特定物。并且, “大证”与其错误对应的多个不动产登记单元的记载全都不一致。就像拿一张包括牛、羊、马、驴、骡等“合影照片”,无论是对应(证明)其中的“驴”或“牛”,都会出现牛头不对马面的问题。

   第五,最根本的是,这种用一《证》证多屋的 “大证”,本身没有任何法律、法规和国家规章作为合法支撑,完全是一个违反《物权法》第17条、第2条明确规定的产物。房屋登记是具体行政行为,这种具体行政行为是羁束性的具体行政行为,在这种羁束性的行政行为中,登记部门没有自由裁量权,登记机构必须严格依照法律(如《物权法》第17条)、法规、和国家规章明确的规定进行。
在此,我再次缴请各位哥们、姐们帮我找一下颁发“大不动产证”(既一《证》证多屋)的法律、法规和国家规章依据。如果谁能找出来,我就地跪拜他(她)为大神!

最后特别说明两个问题

一是本人只对单一的“大(总)”《不动产证》做上述议论。对今后农村使用的“集成版”《不动产证》的问题或其他文本形式的“不动产证明”等,本文不作议论。二是本文说的物(屋)是主物,不是从物。因主物与从物之间的依附关系,车库(位)、储藏室作为从物载入《不动产证》后,所公示的仍然是从主关系。就像狗和栓狗的绳子,绳子记载于狗的《狗证、狗牌》,并未改变主物和从物的特定性及相互关系,所以本文也不议论。三是本文说的物权是指所有权。对使用权等他物权,本文也不议论。

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论坛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中国房地产产权论坛 ( 京ICP备08005070号   

GMT+8, 2018-8-16 17:45 , Processed in 0.250000 second(s), 3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